专访Libra听证会亲历者欧阳默博士:Libra能否如期发行让人怀疑,中国区块链行业将快速发展

作者:零度财经 来源:零度财经 行业
2019-10-30 20:41:00

  

“很多反对Libra的国会议员并不反对加密货币及区块链,但美国政府不信任Facebook。”


△石木资本董事长欧阳默博士

北京时间10月23日晚,应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要求,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前往国会,围绕Libra项目参加了长达6个小时的听证会。

10月25日,新华社发文指出,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两则事件跨越时空,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美两国在区块链发展上的差异。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为此专访了连续两次出席Libra听证会的欧阳默博士(Dr. Omer Ozden)。

欧阳默博士是石木资本董事长,拥有超过20年的律师执业经验,自2006年起担任Facebook法律顾问。他同时是美国国会小组成员、真格基金国际合伙人,目前正与美国国会区块链小组以及SEC密切合作,帮助他们进行关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新立法和政策制定。

他透露,华盛顿特区政府已经举行了无数次与Libra项目相关的会议,但什么都没有实现,美国的技术创新正在被扼杀,而中国只要召开一次会议就会有无数项目向前推进,技术创新得到了鼓励。“这说明了两国现行体制的不同,尤其是在社会进步和创新方面,这是区块链的核心。”

他同时指出,许多优秀的创新者都在美国,但他们也正在离开美国,因为政府没有在区块链和其他技术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和迅速采取行动。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已经明确展示了其为中国和世界利益开发技术的决心,这种领导力展示了大国优势。

核心观点如下:

1.在华盛顿,可能开无数次会都取得不了任何成果;而在北京,一次会议可以推进无数个项目。美国国会和参议院的某些成员的争论会持续存在,因为美国政府对Facebook极其不信任,2020年Libra能否如期发行让人怀疑。

2.习总书记已经指示政治局委员要学习和了解区块链技术,这正是特朗普总统应该鼓励美国政府去做的。

3.在未来几年中,中国区块链行业将有非常快速的发展,并在专业方向方面有更多需求。

4.许多美国共和党人支持加密货币,其中一些人支持Libra,而许多民主党人士反对Libra,即使他们可能支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

5.美国政府应该向前看,专注于Libra而不是Facebook过去的不当行为,然而听证会中更多的讨论还是围绕Facebook相关的问题。

6.很多反对Libra的国会议员并不反对加密货币及区块链。相反,他们非常支持。问题在于Facebook自己,美国政府就是不信任Facebook。

7.Libra协会正在更改其内部关于如何批准成为协会成员的条件,未来会采取新的策略,那就是将Facebook在项目中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最小化,而提高其他成员的影响力。

8.Libra可能会将其结构简化,锚定美元而不是一揽子货币,因为纽约州已经发行了两种锚定美元的稳定币,从政治上来说Libra这样做也比较好。不论Libra何时推出,Facebook已经给了整个区块链行业一个极大的积极信号。

以下为专访内容,由火星财经APP(微信:hxcj24h)编辑整理:

美国的技术创新正在被扼杀”

火星财经:在Libra听证会结束后不久,新华社发文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通过这两个事件,您如何看待中美两国区块链发展的差异?

欧阳默:必须注意,所有这些发展都是息息相关的。今年6月中旬,Libra被宣布后,中国人民银行在几周后召开了会议,讨论区块链和数字资产。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欣随后宣布,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一直高度关注重视。上周我们在华盛顿举行国会听证会后,习总主席在中央发表了重要讲话。

关键的区别在于,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McHenry向华盛顿特区委员会发出了警告,不要“互撕”阻碍创新,也就是说,他要求美国政府团结一致,促进创新。

然而,我所看到的恰恰相反。许多共和党人支持加密货币,其中一些人支持Libra,而许多民主党人士反对Libra,即使他们可能支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

我们在听证会上从国会议员那里听到的大多数发言与数字资产、区块链技术甚至Libra都没有什么关系。这些发言大都围绕Facebook其他问题,比如隐私、言论审查、少数族裔包容性等,以及其他在我看来无关紧要的方面。听证会进展收获甚微。

我可以说,华盛顿特区政府已经举行了无数次与Libra这一个项目相关的会议,但什么都没有实现——美国的技术创新也正在被扼杀。与此同时,中国只要召开一次会议就会有无数项目向前推进,技术创新得到了鼓励。这说明了两国现行体制的不同,尤其是在社会进步和创新方面,这是区块链的核心。

在7月份关于Libra的评论中,我提到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区块链标准最终将主导全球技术。在5G和某些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已经大大领先于美国。当然,美国甚至没有参加高铁竞赛。现在我们有了我认为最重要的技术:区块链。

个人认为,区块链和数字资产技术对世界的重要性和影响力甚至超过互联网。互联网是“信息的电子转移”,这很有价值,区块链则是“价值的数字转移”,没有什么是比价值本身更有价值的了。

习总书记表示,区块链将在全球“下一轮创新和技术创新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样重要的是,他宣布了中国计划在这一发展中发挥领导性作用。

在过去几年区块链峰会上,我强调了只有美国政府鼓励在本国进行强大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创新,才能维持美元的主导地位。同时我指出,许多国家希望摆脱美元主导地位,如瑞士(其银行体系在过去10年中被美国监管机构打破)、新加坡和日本(他们也一直处于美元主导地位和银行压力之下)。他们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开发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并通过法律和政策吸引创新。

在今年夏天,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个机会。这也正是中本聪最初的设想,他希望帮助人们和国家摆脱美元的统治。许多优秀的创新者都在美国,但他们也正在离开美国,因为政府没有在区块链和其他技术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和迅速采取行动。这是美国政府关心的问题。

此外,在听证会上有人指出,由于美国在开发区块链技术方面迅速落后,这种弱势的地位导致美国正在因为失去美元主导权而失去力量。

无论哪个国家,只要拥有一个友好、允许创新和发展的环境,那么它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全球,都会获得巨大的影响力。从习总书记讲话中可以明显看出,他对区块链技术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包括在金融、教育、扶贫、粮食安全、公共服务等领域中都有重要的应用场景。

在7月和10月多次闭门会中,我和国会及参议院成员,以及本周我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Waters女士主持的个人讨论中,我们都很清楚,许多美国政府成员对区块链都不太了解。当我们发言时,很明显Waters主席并不理解区块链的重要性及比特币的运作方式。

我在交谈时发现很多其他成员也是如此,许多国会议员,特别是民主党人,总是把他们的言论和问题集中在他们对Facebook过去做法的愤怒上。Waters主席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对Facebook的隐私问题、少数族裔包容性以及社交媒体平台上欺骗性言论都感到愤怒,但这些问题都与区块链技术无关。

美国政府目前被这些问题分散了注意力,而我相信中国政府已经明确展示了其为中国和世界利益开发技术的决心,这种领导力展示了大国优势。习总书记已经指示政治局委员要学习和了解区块链技术,这正是特朗普总统应该鼓励美国政府去做的。

国会议员Darren Soto在听证会第二天的闭门会议上,建议我回到华盛顿特区向50名国会高层成员及议员,就区块链的重要性及未来举行闭门论坛。目前,我们正在与国会区块链核心小组合作,由Soto议员和Tom Emmer议员领导,制定美国数字资产的新规则和政策。

然而在中国,我相信许多领导者都已经在学习和研究区块链。我下周将去北京,与清华大学的领导交流Libra和全球发展情况。我的使命是帮助区块链技术在一个法律允许的框架下发展,帮助项目遵守法律并注重与政府关系,而不是试图逃避法律。

政策和法律应该鼓励科技创新,而不是扼杀,我们相信在区块链中,法律实际上是一种技术形式,就像代码一样。那些知道如何与政府合作并在法律范围内开展工作的项目,以及那些为创新而提供鼓励环境的政府,将会在区块链技术发展中占上风。就像我20年前通过VIE架构和风险投资帮助网易、阿里巴巴、百度一样,我希望帮助中国在区块链领域继续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发展。

在未来的几年中,中国区块链行业将有非常快速的发展,并在专业方向方面有更多需求。我认为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全球化非常重要,因为技术应用是分布式的,并且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尤其是解决方案,这是项目和协议影响全球的唯一途径。全球最好的项目需要在东西方都有实力,比如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也是我们希望帮助项目和监管机构完成这一使命的一部分。

扎克伯格回应了整个数字时代”

火星财经: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 Patrick McHenry 在Libra听证会开场致辞中表示,扎克伯格今天的作证不仅是为了Facebook,而是为了给整个数字时代一个答案。在你看来,面对各方质疑,扎克伯格究竟有没有给数字时代一个答案?

欧阳默:McHenry副主席在听证会时做了非常重要的开场讲话,他称扎克伯格是“数字时代的巨人”,同时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数字货币未来都在经受考验。他提醒大家,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尝试新的技术和创新,利益集团在历史上因为恐惧试图压制新的技术。

McHenry说“进步不是预先注定的”,这意味着美国在下个世纪的技术创新和创造技术就业方面不一定会领先。他传达的关键信息是,美国和世界在过去140年中吸取的教训是,政府应该站在创新、竞争和社会进步这一边,应该支持企业家和开发新技术的人,而不是支持政府官员的“互撕”斗争。

扎克伯格回应了整个数字时代,他的方法是谈论Libra和数字货币可以如何帮助整个世界。他谈到了全世界有超过1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而Libra是如何帮助这些处于不利地位的人,那些有手机的人就可以向家人汇款。他说“通过Libra汇款就像发短信一样简单。”

在我看来,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数字时代的所有巨人,他们的目标不仅改善了当地环境,而且会帮助全球和全人类。当科技领袖试图帮助全世界时,他们就成为了真正的数字巨人,因为全世界都相信并追随他们的领导。

这些巨人包括比尔.盖茨、乔布斯、任正非和马斯克等。扎克伯格在国会前的愿景和证词大多集中于Libra、加密货币和Facebook的技术会是如何帮助全世界所有人,而不仅限于美国人。正是这种精神,将有助于推动新技术的使用和在数字时代大背景下区块链的全球领先地位。

火星财经:听证会召开期间,你在火星创始学习群表示,扎克伯格的表现不错,你所谓的“不错”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欧阳默:在听证会上,我给火星财经社群发微信说扎克伯格做的很好,因为他认真回答了很多他准备好的问题,有很多是我们提前已经预测到的。然而,有一些问题也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尤其是后来在听证会上民主党代表提出的问题。有时,扎克伯格为了应付下一轮的问题不得不和团队成员交流,以获得战略和方向上的建议。

但扎克伯格回答得很好,就像思维缜密的律师一样。早在Facebook上市前的2006年,我就开始担任Facebook的律师。当时,他不是那么有耐心,也不是很“政治”。然而,在过去的13年里,我看到他已经变得相当成熟了。对于这次听证会以及过去一年的一系列事件,他接受过像律师回答问题式的训练——擅长有时偏离实际问题,不做直接回答,而且还会从政治角度回答问题。

听证会的时间比预计的长很多,扎克伯格是6个小时中唯一一个被讯问的人,这确实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最初,Facebook希望派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为Facebook作证。她其实更合适做出谨慎而政治的回答,因为在Larry Summer任美国财政部部长时,她曾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然而就在听证会前两周,国会坚持要求扎克伯格来华盛顿作证,所以他的准备时间非常有限。

火星财经:与马库斯此前在听证会的表现相比,扎克伯格在哪些问题的回应中显得更加聪明?

欧阳默:马库斯接受了更多的训练,我认为他比扎克伯格表现的要更好。但扎克伯格能够扮演“数字时代巨人”的角色,就像国会议员McHenry描述的那样,扎克伯格可以代表整个Facebook,而不仅仅是Libra。作为拥有24亿活跃用户的技术平台创始人,扎克伯格可以解决Facebook业务的许多领域以及技术和社交媒体必须面对的全球和社会问题。

正如我之前在采访中提到的,美国政府对Facebook很失望。国会成员对扎克伯格比对马库斯更强硬,因为扎克伯格代表Facebbook而马库斯代表Libra。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需要处理的问题大多与LIBRA无关,所以从他面对的巨大压力来说,扎克伯格已经做得很好了。

“Libra的问题在于它与Facebook相关联”

火星财经:你认为议员们了解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吗?他们眼中的Libra是什么样的?

欧阳默:我一直与美国国会区块链研究小组密切合作,探索制定美国区块链相关的法律与政策。国会议员Tom Emmer作为其联合主席,苛责国会议员们根本不懂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更别说Libra了。


△欧阳默博士与国会议员Tom Emmer。

Emmer在此次听证会上做了非常重要的演讲,谈及区块链技术如何帮助个人,无论在美国还是全球。7月与10月的听证会,更多程度上是给大众的一种表演,之后的闭门会才有更多实质的内容。在7月、10月与国会及参议院的召开的闭门会议中,可以明显看出国会比参议院更了解区块链及加密货币。这是因为国会更年轻、对于新技术持更开放的态度。

但是,国会内部也有人不理解。我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私下交谈过,她对区块链及Libra的了解非常有限,虽然她领导了这两次听证会。不过,也有一些人有深入的了解,并且他们制定政策及法规的经验极其丰富。

很多反对Libra的国会议员并不反对加密货币及区块链。相反,他们非常支持。问题在于Facebook自己,美国政府就是不信任Facebook,主要是因为通过利用Facebook用户的数据影响美国大选和世界其他选举的剑桥分析丑闻所带来的个人隐私问题。

火星财经:听证会结束后,你在火星财经创始群透露,美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对Facebook非常生气,这源于Facebook的隐私问题以及歧视少数群体等。从监管者的表态来看,Facebook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会成为制约Libra发展的障碍吗?

欧阳默:听证会结束后,扎克伯格与美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Maxine Waters女士私下讨论了Libra,Maxine女士不愿意对外透露他们的谈话内容。但是很明显,她对Facebook非常生气。


 △MaxineWaters(左)与扎克伯格

Libra的问题在于它与Facebook相关联。由于多方面原因,美国政府对Facebook很不满,包括Facebook向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剑桥分析售卖数据,而英国脱欧组织及特朗普政府分别雇佣这家公司影响脱欧投票及美国总统大选。Facebook已经被美国政府处以5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这是美国历史上针对一家科技公司的最高一笔罚款。

但在我看来,美国政府应该向前看,专注于Libra而不是Facebook过去的不当行为,然而听证会中更多的讨论还是围绕着这笔罚款相关的问题。

好的一面是,听证会当天下午及后续两天的闭门会取得更多进展、更鼓舞人心。参与闭门会议的有美国国会、商务部、证券交易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一些区块链行业的顶级律师及公司负责人。我们可以看到国会对区块链及加密货币技术的支持。

会议还讨论了一些我一直在协助准备和提供建议的新条例。可以说,这些新条例比新加坡、瑞士、日本现行的条例都更成熟,在世界区块链和数字资产中处于最前沿。美国政府承认,因为瑞士的区块链法律及政策更友好,所以Libra协会设立在那里。

“2020年Libra能否如期发行让人怀疑”

火星财经:在连续多次参加Libra听证会和闭门会之后,你现在对Libra持什么态度?LIBRA在2020年如期推出的概率有多大?

欧阳默:正如我讲过的,现在在华盛顿,可能开无数次会都取得不了任何成果;而在北京,一次会议可以推进无数个项目。国会和参议院的某些成员的争论会持续存在,因为美国政府对Facebook极其不信任,2020年Libra能否如期发行让人怀疑。

目前,考虑到最近的政治因素及本月7个协会成员的退出,Libra协会正在更改其内部关于如何批准成为协会成员的条件,未来会采取新的策略,那就是将Facebook在项目中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最小化,而提高其他成员的影响力。Libra重要成员如沃达丰会更多参与其中,上周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 Katie Haun也被选入Libra董事会,为项目发声。这些都有助于引开对Facebook的关注,使Libra项目可以更快向前推进。

我个人认为Libra可能会将其结构简化,锚定美元而不是一揽子货币,因为纽约州已经发行了两种锚定美元的稳定币,从政治上来说Libra这样做也比较好。

我想强调的还有,不论Libra何时推出,Facebook已经给了整个区块链行业一个极大的积极信号。毕竟作为一个拥有全球24亿多用户的巨大平台要推出一个革命性的产品,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一旦Libra走上轨道,对整个行业和全球许多人的生活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让我们共同期待。


链氪财经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本站所有内容均出于分享区块链信息为目的,不代表链氪财经立场!本站所有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友情提醒:币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谨防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的非法集资!

阅读量

赞助商